传神写道 — 王胜利油画艺术展

阅读:340发布于:2021-10-28 21:46 作者:中国油画学会

由中国美术家协会、中国美术馆、中国油画学会、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、西安美术学院联合主办,西安美术学院、时代书画报社共同承办的《传神写道——王胜利油画艺术展》,即将于20211024日上午在中国美术馆开幕,展览将一直持续到2021113日。

本次展览策展人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美术馆馆长、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吴为山,学术主持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理论委员会主任、《美术》杂志社长兼主编尚辉,将展出116幅中国著名油画家王胜利的油画作品,包含主题性油画创作及画家近十年来深入生活,扎根基层,走遍中国西北西南黄土高原、青藏高原、帕米尔高原、云贵高原,所写生创作的代表作品,也是王胜利从艺四十余年来的大型画展,作品反映出新时代人民大众的美好生活情境。



塑人传神 凝心写道

——写给《传神写道王胜利油画艺术展》


黄河,从青藏高原奔流而下,过兰州,扶摇北上。穿越南、西、东三个河套,扭转向南,沿晋陕大峡谷一路直奔。浩荡翻腾,汹涌跌匿,受秦岭所阻,转而复又东流,过三门之峡,注入中原大地。黄河的黄水,黄河的奔流,灌注中华大地,铸炼了民族历史,也塑造了它自己的形象:朴素、内敛而又博大、宽厚,平凡、持重而又苍茫、神奇。1996年,油画家王胜利以《黄河谣》为题,创作了黄河大瀑布天幕下的老农民形象。如是人河一体,正是这般注神摄魂的写照。
这是一张布满皱纹、饱经沧桑的脸庞。羊角巾盖着头顶,一双眯眼望着前方。这是被高原阳光弦迷着的双眼;这是惯于山壑塬屿上远望的双眼;这也是历经风雨云烟的、有故事的双眼。嘴翕张着,唇皮磨平,鬓鬚花白。那嘴里可能含着秦腔,也可能随时啐出亢扬的花儿。那牙呢?和生活的艰辛一道吞咽了,溢出淡定从容的神态。衣裳宽大,补丁叠缀,展露大地般的浑厚。一杆烟斗插在背上,那是他的快意,他的生活品味。一双耳特别大,耳遇为声,他在听,听往来的风,听河上的涛,听无尽的黄河谣。
这是一张我们都熟悉的面容,这又是一张可以写成一本书的面容。他是一代白嘉轩、鹿子霖的变相、是曾经的梁生宝、高大泉吗?是那种源上源下忙碌一生、却纯朴依旧的老农吗?王胜利用新中国艺术教育的最经典的写实油画,生动地塑造了这个形象。用笔简朴,用色自然,仿佛黄河边上的偶遇,一次灞头村尾的晨昏招呼。油画,那淳厚的色泽,铺陈在脸上、衣上、头巾上,凝重而又莘莘然,贴切而又松松然。既无照象写实的腻味,又无肌理表现的粗砺。暗红的面庞,褐色的衣裳,闪着银光的河流,织成一片黄色的歌谣。笔与色直铺直陈,唱着悠久的歌谣,却动了超以象外的神韵,动了黄河才具有的无尽的渺远。谣就是长歌,谣就是悠远。王胜利用直朴的笔色,画出这张过目难忘的父亲的形象,画出我们民族淳厚愀心的农民的脸。
王胜利另一张出色的绘画《红枣》也是浓浓的黄土情。在暖烘烘的氛围之中,两位姑娘面如重枣,望着画外,一位娴静,一位爽朗。红枣是收成,也是风情;红枣是在地的特产,也是拟人的比照。王胜利用众多团状的红枣,团状的衣花,烘衬着两位姑娘的形味,刻写了对于黄土风情由衷的赞美。这一类乡情绘画很多,但像这样情味俱浓、充溢着土地芬芳的,却弥为珍贵。
王胜利走着一条学画的艺术长路。他从部队中成长,在央美培训,又师从谌北新先生读研,心目中满满的俱是这一代人荒漠中求学、私慕先生的感情,种着对现实主义手法的深深的爱。他多次同我谈到靳尚谊先生画他肖像的事,不仅认作一种光荣,还在里边看到一种嘱托,一份使命。自然无尽,目遇难期。《黄河谣》的神韵是生活磨砺磨出来的,《红枣》的芬香是感情掇积积出来的。王胜利特别钟情于这种源于生活、源于自然的采撷。近十年来,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之后,他跑遍了黄土高原、青藏高原、帕米尔高原、云贵高原,跑遍了西部的高原。真情相对,彩笔直述。他现场直写高原上的各类人物,现场直写这些生活中活生生的真人。高原山高天蓝,空气爽朗,万物畅亮。王胜利忘情地捕捉着这一切,让自己浸润在现场的氛围中,用画笔与人物情往兴达。一百多张肖像,数百米的展线,把西部高原的人们、把天山、昆仑山、喜马拉雅山的人们掇集在一起,这是一场怎样的、丰厚的劳作!胜利让浩瀚的自然滋养着自己,又以自己的感情回赠给这些自然之子。自然、人物、画笔、感情,彼此点亮,自己的艺术与这些自然之子的塑造共同成长,共同忘情在山水远涉的真实场景之中。这样一条造化塑我、我塑造化之道,是王胜利用身体一处处行走、用画笔一笔笔挥写、用情感一次次交流的长道,是他乐此不疲、终生为寄的大道,是他这一代人噎心体察、领为叙事伦理的正道。在道上,在这无尽写生的激情时刻,他常常打电话给我,畅叙道上的感言,倾吐道上的收获。胜利用他的艺术、他的真诚体察正道,广播正缘。
这条道知易行难。此难不唯高原气候、地理条件之难,更是艺术上写生取象之难,其最难在写神。神有可见的存在,即人之神气,一眼可见的精神。神亦有不可见的存在,即天上的神祗、缥缈的神灵。汉字金文的字,由表示祭台的和表示雷电的字构成。祭台即现场,雷电即天启,字形结构中已示神秘与缥缈。孔子曰:祭如在,祭神如神在。就是说你置身于那个现场,真正相信你所愀心的那个内涵,那个内涵就会呈现。当你站在一个个生动真实的高原人面前,专注于人物的形神,那形神就会蓦然显现。这神既是对象自带的神气,又是画者与对象之间情往似赠的兴答。王胜利乐于高原现场的写生,因为他感觉到高原现场的不同,感觉到那干渴的空气流风、那人物由之生发的特殊的生机和活力。他从这里目既往还,心亦吐纳,那置身于现场的人物如若一场戏剧,本色出演人的形象和故事。王胜利醉心于这种观看和绘写,醉心于这种画笔的交流和神往,一如他在黄河瀑布前洞见的老人、在红枣堆中看到那两位姑娘。所以,他看到了黄土高原上老农的凝重,看到藏族姑娘的沉稳,看到赛马王子的潇洒,看到瑞丽姑娘的清丽。他将所见收于笔,发于色,凝于神。
王胜利笔下的形神有一种对现场人物的特殊的把握。这些人物大多是青年,溢着一份蓬勃生机。胜利总是以一种简笔把握这种生气,烈日骄阳,高原寒风,所有这些都被作用现场的风情,远道的趣味,如若空潭泻春、古镜照神,化成一种情味饱满的气韵。他适度地保留着现场写生的生味,保存着行笔匆匆的痕迹,擅用这种生味生迹来切入神气交流的现场,让我们一道在载沉载浮、宛如惠风的描划过程中,感受人物形神的兴发,感受如若雷电、涌上前来的神气沛然的时刻。这是写生取神的真正内涵。胜利醉心于这种写生,千里迢迢赶赴现场,赶赴一场场的神会。这正是王胜利念兹在兹的传神。如是传神,正是人物绘画的正道,又是时代艺匠再造的大道。
千里写生云和月,百幅肖像形与神。王胜利将十多年的努力,以这种群像的方式聚在这里,呈现给大家,所带来的有油画人物的激情技艺,有高原风情的丰沛韵味,更有艺者写生传神的陶然正道。胜利与这些写生为友,为途,为寄,乐此不疲,陶然就醉,复以人生的孜孜不倦,艺匠的生生不息,记载岁月的沧桑之道,这是他的艺术启示新时代、启示新一代的大道。人生有涯,绘艺无尽,流水今日,明月前身,此人间正道,便是沧桑。
祝愿《传神写道——王胜利油画艺术展》圆满成功。


中国文联副主席、中国油画学会主席
许  江

2021年8月30日






中国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、中国油画学会学术委员会终身委员靳尚谊先生致辞



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、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先生致辞




全国政协常委、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先生致辞



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向云驹先生致辞



西安美术学院党委书记李智军先生致辞



展厅现场



研讨会现场